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宣传 宣传 宣传 宣传

旌德论坛欢迎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619|回复: 57

旌德的朱凤英,你现在哪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1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凤英,你在哪里
  
    这是我亲历的人和事,不用任何文学修饰,平铺直叙吧。只是因此而不得不暴露我的真实年龄,唉……

    我是1994年4月8日晚上认识的朱凤英,那时我18岁,那天我离家出走了。是我这一生中头一次的离家出走(也是经济未独立时唯一的一次离家出走,只是去了杭州,但在那时看来,已经是去天涯海角的壮举了)。早晨背着书包佯装上学,在暗处观察到老爸老妈上班后再溜回家中收拾好细软雄纠纠气昂昂的上路了(也就一百多的现金外加身份证,实打实的一只初生牛犊)。

    到上海火车站已是下午,买到的是次日凌晨3点去杭州的票。

    那时穷困潦倒,舍不得找茶座之类的地方消磨到半夜,再则那时年少加之头次单飞,兴奋无比,所以用等车时间各处闲逛也不觉得累。

    晃荡到晚上7点多,天色渐晚华灯初上,回到了火车站南广场买了张报纸找个地方席地而坐摊开胡看。

    一整个白天的奔波,我竟然已对独行有了倦意,怨时间过得太慢,每看完一页报纸就要抬腕看一眼,才不过是五六分钟光景,我却觉得像是过了几个小时。心生无奈,想是这样的话,要等到凌晨3点上车,那该如何熬得过去啊。

    好不容易把报纸看完了,见时间才只是晚上8点,掐着手指头满打满算还要等6个小时,我开始有了后悔离家的念头。跑去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妈妈,直接告诉她我去杭州玩了,过几天就回来,妈妈在电话那天骇得几乎把电话都握不牢,我听见她急不可耐的在电话那头叫老爸联系杭州的旧友,说是到了杭州如果不认识路的话叫我一定要联系那些他们至少十年八年没联系的前辈们。我很不屑的说用不着,我都一把年纪了,你们还拿我当低能儿啊,说完愤愤的挂了电话。

    我是在闭塞的小岛上长大,在我少年的时候,那个小岛给我感觉就是与世隔绝,改革开放已经十几年了,上海早已迎来了建国后的第二次移民**,但我的岛上,几乎没有新迁进的外地人。所以当我头一次离开小岛时,心中最兴奋的除了可以见到岛外的风光外,就是可以接触到岛外的人。

    是我先搭讪的朱凤英。百般无聊时见她背着个大包,手里再拎着个大包,一个人坐在南广场廊下的石凳上,低头着满脸愁容的样子。我走上去劈头盖脸的问她:“你是哪里人啊。”

    多年后的现在我再回忆起自己当年的无知无畏,总会忍不住笑自己的傻与天真。

    朱凤英可谓是猝不及防。她很紧觉的抬起头看我,把手里的包抓得很紧。半晌,她大约也是见我这么一个傻样的孩子也不像是坏人,半晌后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安徽。”

    我却不依不饶,竟然还问她是安徽哪里。

    我并无任何恶意,在闭塞的岛上长大,总认为安徽是个千万里外遥远的地方,听人说起,当然是满怀好奇。

    她冷冷的问我:“干吗。”

    我没悟出她的警觉,还是面带傻笑的说不干吗,就问问。

    很多年后,我从心底里感激朱凤英,她没有对我傻乎乎的提问表示出很明显的抵触,要知道,她是我这生中接触的第一个外地人,也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在旅途中搭讪的陌生人。也许当时她内心对我已经有所抵触或警觉,但她并未明显的表示出来,给我的保留了极大的面子。

    她说她是安徽旌德县人,那是属于黄山地区。

    我的岛上没有山,虽然幼年时我曾和父母定居在浙北山区,但因年幼,我早没了记忆。所以在我心中打小就有对崇山峻岭的想像与向往,听她说是黄山地区长大的,我来了万岁的兴致,把报纸摊地上一**坐上去听她讲起了那些大山深处的景像。

[ 本帖最后由 海岛麦兜 于 2009-4-1 10:48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讲得很简单,只说山区里的一个穷困村庄,她们那里主产茶叶,她们那里一年365天至少有200天能见到漫天的云海……

    我问她怎么到上海来了。

    她说她和村里的三个女孩子去浙江东阳打工,在一个**的玩具厂工作,老板本来说好一个月包吃包住250块工钱。结果做了一个月下来结算工资时被黑心老板东扣西扣最后拿到手只有14块钱。于是她们四个女孩一气之下离开了那个黑心工厂来到上海。在上海火车站附近的保姆介绍所找工作,有两个女孩子找到了人家去当保姆了,她和另外一个小姑娘在火车站待了四五天始终没找到活,另一个女孩现在手头的钱够回家的路费去售票大楼买回家的票了。

    我听得义愤填膺,那些狗日的黑心老板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我问她:“那你怎么办啊?你朋友如果买到票的话回家了,那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办?”

她说不知道。

    我掏了掏自己的衣兜,我也只有可怜的一百多,而我的杭州之行还未真正开始。我犹豫了很久后下定了决心,问她:“那你缺多少回家路费?”

    她说大概10块吧。

    我一咬牙,从兜里掏出一张10元币给她。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非常帅气,我装着很轻松的口吻对她说:“拿着!”

    她很惊讶,但又立马转过头去,坚决的吐出两个字:“不要!”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不能随便拿别人的钱。

    我说如果你不抓紧时间回家,那过几天你把现在仅存的钱用光了,那你更不能回家了。我说我不需要你还的,拿着吧。

    她犹豫了片刻,接过那钱,然后说了句:“要不,我回家后把钱寄还给你吧。”

    我毅然决然的说不用还,我不需要你还。

    我甚至是急不可待的要她马上去售票大楼去买回家的票,我说:“快去,趁你的朋友现在在那里排队,你一定要让她帮你一起买到回家的票。”

    她却说:“你给了我10块,但我仍然不够回家的路费……”

    我问她到底缺多少路费。她说缺12块。

    我再掏了张5元币给她。然后直接拉着她的手去售票大楼。我跟她说在我上车离开之前你必须要买到回家的票!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已是晚上9点多,我们在售票大楼排成长龙的队伍中找到了她的朋友,也是个纯朴的农家女孩,朱凤英上去跟她说有钱买回家的票了,我跟上去很自豪的跟那个女孩说你买票时记得要帮她带一张票,你们俩一定要一起回家。

    朱凤英把票款塞在那个女孩手里,然后跟我说里面人多拥挤,不如去外面广场上等。

    我和她在南广场摊张报纸席地而坐。

    她问我去杭州干什么。我说我去旅行。她问我工作了么,我说我还在读书呢,今天逃了课去旅行的。她说她好羡慕上海人的生活。

    她说在她们家里,一年到头劳作,还是穷困潦倒,她们家乡的女孩,很少有读到初中毕业,大多因家贫而早早缀学 。

    我却愤愤不平的说读书真是苦死了,如果有工作,我真想不读书了,早早打工赚钱,自由自在的花钱,真好……

    我们在广场上聊到10点多,四月初的上海之夜依然春寒料峭,我坐在地上越来越冷,到后来干脆站起来抖脚热身。我见她看到我这样子似乎欲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跟着她俩进候车室,她们轻车熟路,对照电子屏指示把我带到我应候车的地方。

    深夜的候车室,依然热闹非凡,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识这种五湖四海的劳苦大众同处一室的壮景,又兴奋异常。我把我的背包扔给她们,说自己先去四处逛逛,你们帮我看着包。

    我把十几个候车室一个一个全逛遍,真是意犹未尽。待我回到朱凤英处,她俩都已打盹小睡,朱凤英把我的背包紧紧包在怀里。

    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2点半,广播里已播报了我所乘的车子开始检票,朱凤英和她的同伴马上站起身,把背包交给了我,说要送我到检票口。

    我那时年幼,尚不知离愁别恨的忧伤。我有脑海中只是兴奋着等到黎明晨起时我就到了美丽的西子湖畔。

    当我通过检票口,回头向朱凤英及她的朋友告别时,我看见她流泪了。

    ……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5天后,我从杭州(在杭州有惊无险,海宁的一小姐妹听说我去杭州玩,特地跑来杭州做我的向导并安排了我在当地的食宿)回到了家,妈妈说她的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我很有成就感的告诉她关于朱凤英的事。本以为我这扶困济危的伟大壮举能得到妈妈的表扬,结果,她听完后就坚决的认定朱凤英是个骗子,她说这年头以不够钱回家为借口的骗子太多了,你遇到的这个人,说的就是典型的骗子台词(九十年代上半期,15元的价值是远远高于现在同等金额价值,我记得当时去杭州的火车票才7块钱,一份快餐3块,在岛上,普通职工的月收入大约在400左右)。

    妈妈最不能容忍的是我不仅被骗了钱,竟然还把家里详细地址及电话都给了骗子。

    我说朱凤英决不可能是骗子,因为她主动把身份证给我看了。并且她把她自己织的毛衣给我了。

    妈妈嗤之以鼻的说对于骗子来讲,一张假的身份证是行骗成功的有力法码。至于那件旧毛衣,织工如此粗糙,且是棉纱线织就,有些地方都有漏针,说什么也不值那点钱。

    但我仍然坚信朱凤英不是骗子,在我走进检票口的那一刹那,她的眼泪可以为她证明。

    我把此事跟同学及老师讲起,所有的人听完我的讲述后,都百分百认定朱凤英是骗子!

朱凤英的身份证地址我当时并没有抄下,因为我把我的地址留给她,我想她会主动和我联系的。

    但是很久,我都没有收到她的消息。

    时间似乎证明了妈妈及老师同学们的判断。我甚至,因此而成为同学们说笑时的笑料。

    时间长了,我也渐渐相信了朱凤英是骗子的说法。

    我强迫自己忘了她。

    ……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年后的一天傍晚,我放学回家,在楼下习惯性的打开信箱,发现了一封来自安徽省旌德县的来信。打开,里面夹着一张10元币和一张5元币!

    是朱凤英的来信!

    年代久远,那封信早已弄丢了,我但仍然记得她在里面写的几句话:

    “等了这么久才给你回信,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实在太穷了,我要等到茶叶熟了,采摘好炒成熟茶叶后拿到集市上卖了才能凑够这钱……我们这里寄信要到县城,太远了,所以我当时不能及时给你回信告诉你我已安全回家……欠你的钱,我今天终于还清了,但欠你的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

    我把信拿给妈妈看,妈妈看得泪流满面。

    妈妈说她们那里那么穷,那我们一定要把那件毛衣还给她。

    一周后,妈妈把那件毛衣连同新买的几双厚袜子打了个包裹寄给了朱凤英。

    此后,我和朱凤英通过几次信,她回信回得很晚,因为她们那里没有邮局,她写好的信只有等到有村里人去县城时顺路带去寄出。时间久了,我们也渐渐失去了联系。

    后来,我离开了家去了岛外求学,再后来,我一个人在外风雨飘摇。渐渐体会到了生活的无奈与艰辛。很多时候,我会想起朱凤英在苦难中坚守的尊严。

    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样。

    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请帮我转发到你们上的每一个论坛。

    对她的信息,我现在仅记得这些:朱凤英,安徽省旌德县人,生于1973年。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海岛麦兜写于2009年3月28日下午


此论坛如有人认识朱凤英,请发站内信于我.或至我的博客留言亦可http://blog.sina.com.cn/tangyan1107

此事已过了15年,我只是想知道她现在生活的怎样.
发表于 2009-4-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是祥云滴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老人 于 2009-4-1 11:14 发表
貌似是祥云滴人?


你咋晓得?
年代久远,我记不起具体的乡镇了.
她今年应该37岁了.
发表于 2009-4-1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言语朴实,好一段人间真情!
衷心地祝愿你们能够早日重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免责申明:旌德论坛信息均由个人用户发布,本网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广告招商联系电话:13681721498|旌德论坛 ( 沪ICP备12036612号   

GMT+8, 2019-11-14 14:53 , Processed in 1.2500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